fish

遊民的金融業流浪記(by沙丁魚之死)

看到 大家分享自己的投資心得,我也想來分享我在金融業低層業務生活的流浪週記。我想由一個基層走透透(橫跨證券ヽ期貨ヽ銀行ヽ資產管理)的業務員的心酸血淚史,來分享這一切。

遊民的金融業流浪記(by沙丁魚之死)

看到大家分享自己的投資心得,我也想來分享我在金融業低層業務生活的流浪週記。我想由一個基層走透透(橫跨證券ヽ期貨ヽ銀行ヽ資產管理)的業務員的心酸血淚史,來分享這一切。

------- 1999~2001 ------- 證券業營業員
其實我還蠻愛玩股票的,尤其是當初還在讀國中的時候,我就很喜歡拿著老爸的收音機,準時九點整每天聽著收音機裡不斷傳來:『中鋼,二十九塊五毛買進,六毛賣出。』從收音機不斷地傳出來孤噪而乏味的女人聲音,卻似乎像催眠般的告訴我,我的未來幸福就在這一買一賣間。當然了,我的確歷經證交稅那一段股民血流成河的日子,卻因為我年紀還小而且也沒親自參與這段戰役,所以並沒有太多的體會與感受。 1999年退伍後,由於本身學歷僅僅止於大學卻也無特別財務專長(想一想企管系就是什麼都懂,什麼都不精),加上本身熱愛股票,就毅然決然踏入證券業作營業員了。

還記的上班第一天,進到所謂的金融大公司看到一整排的營業員,營業櫃檯桌上滿滿的一整排電話,似乎當下我就決定我的未來就準備在這邊退休了。而上班第一天一個好心的大姐姐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小弟弟,在這邊工作什麼都可以碰,就是不要碰股票啊!』

股市受災戶最大的特色,就是永遠覺得自己可以贏過大盤。年紀輕輕的我總覺得:老姐,股票有這麼難玩嗎?不就低買高賣而已,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學問值得我這麼注意啊?隨著千禧年科技泡沫不斷的膨脹,我就像是一隻迷失在股市大海的沙丁魚,每天看著報紙說ヽ同事說ヽ專家說ヽ客人說,我的心一直激動不已。當2000 年千禧年鐘聲一敲,這卻不是敲醒灰姑娘夢想的鐘聲,而是在未來會讓Cinderella陷入更大痛苦的午夜舞會延長賽的迷幻鐘聲。沙丁魚群一看擔心的千禧蟲竟然一點事都沒有,於是大家更努力的把夢想作的更大,卻不知道鯊魚們正等著一口咬下呢!我依稀還記得那年因為總統大選,財X快報斗大的寫著某位候選人的看法:蓮XX女士表示K黨如果獲勝股市將有機會上看15,000點。我更加的確定證券營業員是我一輩子的工作,不,應該說我十年後就可以靠著這份工作早早退休了!

於是我像吸毒般的,毒品越吸越大,也越吸越純!股票不玩的我從此改玩權證,不為什麼原因,只因為我相信茂矽會到300元,東元會到100元,我堅持我的基本面論調是對的:正因為需求不斷的上升,所以不斷的有新的供給開出,這麼多電子產業發佈接獲大訂單的好消息,我的電子權證一定會漲翻天!【我好像記得在總大的書中,看到有人故意在電子公司廠內的黑板上,寫上大單出單的訊息!原來,我跟那個緊握雙拳的老師都是受害者啊!哈哈哈!】雖然如此,我還是堅持要謹慎投資,所以我更發了瘋的一直找尋DRAM會上漲的理由【突然間我感覺,我好像那位老校長】,我更得了宮雪花的選擇性失憶,對於好消息我全部謹記在心,一些憂慮的消息我就給他選擇性的忘記。在2000年總統大選開票完成那一天,一票人都哭了。尤其是老榮民們覺得一切都完了,因為他們覺得台灣整個都完了!大選完後的第一個營業日我也哭了,我的權證也跟著老榮民跟他們嘴裡的台灣一起完了!緊接的日子,台灣股市開始慢慢盤跌【逃命波那段沒死過人,所以略過不說】,後來遇到過核四公投事件,還有內閣改組。

每天開完早會後,最怕的就是後台信用人員拿著一碟資料面帶微笑的向營業員走來。
『來,JIMMY這是你的,今天比較少只有兩張喔。』旋亦轉身到另一個營業員身旁
『LULU,妳那個陳媽媽叫她不要再去買XX了啦,這樣跌下去,每過幾天就要追繳保證金,妳不試著擋著她下單嗎?』是的,那一波大盤從10000點掉下來,8000點的時候其實並沒有太多客戶受傷追繳。大部分的客戶於8000點認為盤勢已經見底,於是作出生命中最後一搏,用融資交易來追求那最後一刻的榮耀。很可惜的賭博並非有錢就一定可以扳回一成,更何況是殺人不眨眼的股票市場呢?正如同寧靜夜裡的燦爛煙火,再多的付出也只不過在暗寂的天空綻放出短暫的美麗,旋即消失在孤獨的夜裡。

我富有多年市場經驗VIP客戶也在這一場煙火秀中,由操作現股到融資交易,最後到當沖買賣【沖不掉還會暴跳如雷】,猶如魔界三部曲中【現股à融資à當沖】的咕嚕消失在分公司VIP室裡。離開以前我還記得一句話,兩位當沖大戶搖搖頭說:
『奇怪,以前玩股票沒遇到這樣一直跌還跌不完的。』
就在猜測剪刀何時會掉在地上的過程中,我的客戶不斷的伸出他的手試著去抓牢剪刀,卻被劃出更多的傷口。有人會問我那時候人在哪裡,那時候我就差不多心灰意冷的離開證券業了。有人也會想知道最後一波我有沒有受傷,我的答案是:沒有!我真的這麼利害嗎?沒啦,因為我是新手,所以還記得總統大選完後,我跟老榮民一起哭泣的畫面嗎?呵呵呵呵!

- ------ 2001~2002 ------- 期貨業營業員

離開證券業後經過半年多的思索,慢慢的我發現到原來作證券業的客戶都是習慣操作多頭居多,這樣難怪科技泡沫那一波會有那麼多的客戶陣亡。於是我發現了新天地,期貨市場可以讓客戶多空皆作,於是我想我一定可以保護我的客戶免於天天融資追繳的噩運【天真的想法,另一段造孽的開始】。只是剛開始的那段大台指最高還可以收1200的日子【看到這邊很多業務員會心動,投資人會幹譙】,代表的也是期貨市場尚未為所有台灣人所接受。

為了強調低風險,我待過的期貨總公司研發出程式交易系統。我們對客戶強調的是,以賺多大波段賠小區間震盪的觀念,長期下來雖然勝率不見的高,但是長期下來期望報酬率卻是正報酬的一個理念。而且我們也列出了過去三年的市場該程式交易的報酬率,客戶聽了心動不已,加上我們可以強調因為有電腦程式交易訊息通知客戶進出場的時間,所以也像盤仔般的願意付出1200的每口交易費用任我們宰割。而且我們一再跟客戶強調,程式交易德出現是因為要克服人性的貪婪與恐懼。所以越是遇到盤整被修理的情況,越是要堅持到底,被修理的越多次,越會在未來的大波段的行情中狠狠的給他撈一筆。【事實上客戶被修理的越多,也代表我們手續費賺的越多】

初期開始經營程式交易的市場,很幸運的市場容易出現趨勢,雖然都是小波段的上漲或是小波段的下跌,但是因為趨勢照著程式交易來走,客人扣掉貴死人的 1200元大台指交易費用,還是確確切切的有賺到錢。但不知道是運氣用完,還是遇到跟那程式交易八字相沖的股票市場,後來的某一段時間遇上每天大盤上上下下的來回洗刷,我們的程式交易在區間震盪中,來來回回的被扒了好多次耳光。於是乎營業同仁們開始出現恐慌,開始質疑程式交易所設立的參數根本不是最好的參數。

然後出現了一個很可笑的畫面,一群業務員跟研究部的人員全部擠在電腦前面開始抓參數【註:該研究部人員也是國內常辦期貨說明會某位高手,在財經報紙上還會常看到他辦說明會】。有人說要抓十分鐘為參數,有人說要以十五分鐘為參數。就在爭論不下的時候,竟然有位天才老兄說乾脆每一種情況都去試,抓出最好的結果不就得了?妙的是該位研究部人員也沒持反對意見,於是就在大家殷切期盼中,我們很驕傲的創造出第二代期貨交易系統。

各位看倌看出了端倪了嗎?原本程式交易是為了克服人性貪婪跟恐懼的弱點而創造出的理財工具,卻又因為這些專業的期貨營業員跟研究員的恐懼與擔憂,自個兒更改遊戲規則造出了第二代程式交易系統。一定會有人好奇的問我:那這第二代的程式交易系統的下場如何?這還用大家問嗎?就如同人類為了對抗病毒創造出了抗生素,卻也創造出對抗生素免疫的病毒,我們的程式交易也是為了對抗特定大盤適應不良的窘境而研發,卻也在未來的某個時期被大盤所擊毀而繼續衍生出第三代或是另一個新名稱的程式交易系統。而無知的客戶依舊前仆後繼的湧入期貨公司參加報酬率甚高的程式交易,說明會可是場場爆滿呢。至於我,因為同一時期被人挖角所以轉戰到券商作法人部交易員兼業務員。

------ 2002~2002 ------- 法人交易員
【因跟市場一般投資者並無太大關聯,加上半年內因利益爭鬥被鬥走了,所以省略】

------ 2002~2004 ------- 外商銀行理專

經過前面兩個失敗的工作及投資經驗,我又想通了【我老是在想通,卻一直行不通】。我認為投資不能光光只是在期貨跟現貨市場進出,或是單純的只是作多或是作空而已。真正的資產配置應該要包含股票ヽ保險跟債券等等的投資,能夠提供這樣商品的而且有這樣的環境就只有銀行而已。於是乎在陰錯陽差中,我進到了國內的知名的外商銀行幹理專。【幹是代表從事,幹在此不作幹字使用,理專是名詞,理專在此並不作幹字之受詞】
進入這光芒萬丈的外商銀行幹理專,我開始覺得這才是一個理財顧問最適合的商品,也是最適合我這有專業水準的顧問工作的場所。在2002年財富管理市場尚未被金控公司大幅度的蹂躪糟蹋前,身為一個外商銀行的理專除了還有四萬多塊的基本薪水,還有偌大的辦公室,兩手伸開來是絕對碰不到自己座位的玻璃隔版的。我又開始在幻想這樣的環境對於一個專業的理專而言,絕對是有加分的效果。

上班的第一天,在前輩的教導之下,我開始翻閱前任理專遺留下來客戶投資資料,不看還好,一看幾乎掉眼淚。一整排的景X電訊ヽX訊科技,給我上的震撼教育第一課:原來不只股票可以打對折,選到對的基金可以給你最好的優惠,讓您享受對折再對折的待遇!我真的忍不住咒罵,大部分的客戶都投資兩支科技雷股基金【事後才得知那時候好像有針對特定基金辦理競賽活動】,每個都剩下不到25%的本金叫我如何跟客戶維持關係呢?忍住頭皮開始一一問候客戶自我介紹我是新的理專,從電話那頭傳來客戶更想問候我老媽的聲音,每個都罵我這麼夭壽賣那什麼基金,披頭就批哩啪拉的罵了我足足好幾十分鐘。罵到我頭都鑽到地底卻仍不罷休,我也忘了我到底是理專還是銀行0800客訴專線的客服人員。

後來台灣2003年起開始熱賣連動式債券【2002年就有人開始慢慢賣】,會熱賣的絕大部分的原因我想是因為過去幾年的空頭讓客戶發覺保本才是王道,也因為如此從花X銀行ヽX新銀行ヽX信銀行領軍開始狂賣,連動債只要一跟客戶說保本就有一堆客戶捧著錢等著來投資。而連動債的年期隨著熱賣也開始越賣越長,從一開始的半年到三年到五年到七年,到最後出現了十二年期的年動債可說是台灣奇蹟的最高峰。反正理專跟老伯伯跟老婆婆說,這一定賺又會保本,真的很好啦,買了就對啦買了就賺啦!接下來你就會開始在櫃檯看到一堆老人跟理專金光黨,這些理專金光黨在櫃檯前對這些老人鞠躬哈腰,老人似乎覺得理專對他真的用心,賣他穩賺不賠的標地。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個有錢的老頭兒,下面大房二房到N房的太太們,跟著徒黨徒孫一起對老頭倒茶鞠躬哈腰的畫面,好一幅天倫之樂的極樂景象啊。

那時候的我在哪裡?怪了,大家怎麼一直好奇我在哪裡啊?好吧,那個時候基於我那該死的專業道德,我一一跟客戶解釋連動債的架構【還從零息債券跟選擇權說起】,重點是當我提到【提前解約本金就可能會產生虧損時】,這句話就好像該死的必殺魔咒,讓大部分的客戶都跟我說謝謝再連絡!我終於體會到金融業務的真諦:懂越少的人賣的越多,懂越多的人賣的越少。

至於我的下場就是每個禮拜五業務檢討會議,讓我有如壁虎般的掛在牆上。行情一年比一年好,自然而然的理專的扣達一天比一天高,這也讓大家每天忙碌於追逐公司的扣達,絲毫不顧客戶的死活。反正多頭時候人人是大師,隨便喊進任何股票基金都會賺錢,只有賺多賺少的問題而沒有專不專業的問題。我就看過理專為了衝業績,每次在客戶獲利5%時建議獲利了結轉戰其他市場。在那波多頭的起點一直轉換客戶的基金,這害我想到蔡依林的歌:轉啊轉,就這樣遇見Mr.Right。

你問我客戶是笨蛋嗎?我只能說這說法說對了一半,銀行客戶是一種很奇妙的生物:賺錢的時候不管怎樣敲它打它,它永遠保持著昏迷狀態,而當賠錢的時候,很奇怪的一股腦就清醒了。在第一次宏觀調控那一波,這樣的操作方式終於開始讓轉啊轉的基金出現明顯的虧損,客戶自然而然就自動清醒過來。緊接著客戶開始質疑理專有炒單的嫌疑,理專卻提出以前理財建議都有確確實實的幫客戶賺到錢來加以反駁,這也就造就了金融業務與客戶間的羅生門。不過理專的確實實在在賺了一大筆佣金,最近我在該外商發現炒單的代表之作:把客戶原有的全球股票基金基於風險分散的理由,拆成亞洲區ヽ歐洲區還有美洲區的股票基金,以免雞蛋在同一個籃子裡面遇到行情不好時不容易出場。然後過不到半個月後基於投資單一區域風險太大,建議客戶把所有區域基金整合成全球型股票基金。我當下痛哭,難道這就是我那時候做不成超業的原因嗎?【任賢齊的歌再度響起:你總是心太軟,心太軟………】

基本上那是炒單炒的露骨一點的,至於炒的不留痕跡的是把客戶的錢在股票基金裡面轉換【比如A基金公司股票基金轉到B基金債券基金,或者是A基金公司股票基金轉到B基金公司股票基金】,而且基於專業的理由一定要堅持不同基金公司互轉。當然了,除非你也待過這一行,不然很少人確切知道同基金公司裡面互轉的話特定狀況下,只要收三百元到五百元的賺換費用,但依照我們理專專業建議客戶在不同基金公司互轉,可能就要付出幾千到幾萬的代價了。講到這邊我又在哪裡?不好意思,小的我在外商銀行業績不上不下,又受不了為了高扣達業績目標而拚命轉單的良心苛責,那時候的我就已經提出辭呈離開外商銀行了。

------ 2004~還沒離職 ------- 獨立法克顧問(IFA=Independ fXXk advisor)
現在還在幹這行,其實這行探討人性面,遠比探討投資經驗來的有趣多了。金融世界越往源頭爬,尤其一路往上爬變成上盤商的時候,爬的越高也看到越多黑暗的一面,當然我也慶幸我沒有爬的像總幹事那麼高,所以我也沒有比總大看的多。未來會如何我不敢說,但我還是在金融界繼續流浪,也繼續過著每天跟野獸搏鬥的生活。 我喜歡金融業,因為它帶給我財富與權力,但我卻又厭惡它的醜惡與沒有人性。我常開玩笑的說:在金融業裡,錢賺的過程是臭的,但花起來卻是香的。

寫完這篇屁話連篇文章,我真的有種衝動好想哪一天,在日本的小酒店與總幹事大大會有意外的巧遇,而那時候我的腦袋裡就只有美食跟美酒,完完全全沒有人跟人間的利害關係。而那一天的日子,對總幹事來說已經到來,唯獨我還在金融業裡像遊民般的遊蕩!

創作者介紹

寂寞芳心俱樂部

saua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過客
  • 好羨慕你的客戶能碰到像你這麼老實的理專
    若能碰到個好理專即使單純的幫他做個業績我也願意
    不是因為我需要他的投資建議
    因為我根本就不需要他的建議
    只因為我知道他是個有良知的人
    所以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