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人生困境中想通的賺錢道理 補習班老師脫貧致富的長線投資術
作者: 謝富旭、林心怡、許靜文 | 今周刊 

他從小嘗盡父母親被債主威脅的悲苦滋味,傅君玉的人生總是難以擺脫小時候窮苦的陰影。為了擺脫揮之不去的陰影,反促使他追尋賺錢之道。他選擇股市,因為這是窮小子翻身的最佳戰場,而脫貧的強烈意志更讓他想通日後成就四億元身價的賺錢道理。

那一年傅君玉(化名)十八歲,當時就讀建國中學的他,有一天傍晚回到家,一把刀怵目驚心地插在他的木製書桌上。他拔起刀子,強抑著驚恐情緒念書,但書桌上的那個用刀插出的窟窿,即使已經經過近四十年的漫長時間,仍深深烙印心中,無法磨滅。

「我從小品學兼優,從建中念到台大,從國小到高中,每次考試,我的同班同學只有預測誰是第二名的份,因為第一名永遠是我。」「即使如此,在我內心深處,卻是一個充滿自卑感又極度欠缺安全感的人,因為我家很窮,常常有人登門討債!」那次債主登門討債,把刀插在桌上,就是要威嚇父母還錢。

一把刀、一個窟窿的困境 成就億元身價

因為嘗過富裕的滋味,貧窮更讓正值青春期、愛面子的傅君玉倍顯難堪。「爸爸生意原本做得不錯,卻在我高中時因為不諳英文,看不懂英文合約書而吃了大虧。」「父親經商失敗,債主三不五時就登門大吵大鬧,搞到最後法院還查封了我家的財產。」「我的老母如今已經八十幾歲了,她至今仍不敢去回想,也不願向子女們吐實當時我們家到底欠了多少錢。」

考大學那年,因為有債主威脅傅君玉父母「要殺死孩子抵債」,驚慌的父母親勉強湊出三千元交給傅君玉與他的弟弟,叫他們「逃命去」。傅君玉一位高中同學的父母親好心收留了他們。即使在外在環境交迫、內心飽受煎熬的情況下,仍然咬牙苦讀考上他心中的第一志願——台灣大學商學系。

說起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傅君玉神情凝重,眼眶泛紅。然而,坐在記者眼前這位戴著金屬框眼鏡的中年人,又有多少人想得到,他也曾經是台北市南陽街的英文補教名師。他不僅寫過十幾本暢銷的英文參考書而累積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更因深諳投資理財之道,入住新北市新板特區高樓層豪宅。除這戶價值八千多萬元自住的豪宅外,他另有二戶豪宅,估計光是房地產就有一.四億元,身價保守估計至少四億新台幣以上。

似乎是為了取信於記者,傅君玉從牛皮紙袋抽出一疊文件——上海商銀的持股證明。「這是我本來要投資房地產申請銀行貸款所用的抵押品,我現在約有七至八檔持股,上海商銀部位占其中近七成以上,上海商銀是我長期持有的股票。」

以上海商銀目前三十七元價格計算,傅君玉手上持股價值即高達一.三億元。接著他又拿出他擁有數戶豪宅的照片,供我們「欣賞」,隨即收起臉上的微笑嚴肅地說:「我拿出這些不是要炫耀,而是要證明一件事:一個人不會被貧窮擊倒,只會被自己的失志與懶散打倒,我今天略有一點小成就,主要歸功於我十八歲時,不時望著書桌上被刀插出來的窟窿,當時我一直告訴自己,我一定要脫離這種生活、我一定要賺大錢幫助我的父母、我一定要成功。」

三年時間身價百萬到千萬

一考上台大,尚未開學,傅君玉就開始積極尋找家教工作。「上大學時,我至少兼四個家教,瘋狂地賺錢。當然,股市這個大金礦我也不放過,大二時就買了人生第一檔股票——寶隆紙業。」

渴望賺大錢,讀大學時,他就已經開始閱讀財經雜誌與報紙,沒想到此舉不僅開拓了他賺錢的視野,甚至還能協助應付考試。「讀商學院的我,許多科目因自己太忙而無暇準備,但光從長期閱讀學到的金融與財經知識,竟可以使我許多商學科目考試輕鬆過關。」

大學畢業後,成績優異的傅君玉原本可以申請公費留學,但因家中龐大的生活費以及想多賺點錢,不得不打消出國留學的念頭。他先到一家船務公司上班,但每月幾千元的薪資,無法滿足當時這位想要賺大錢年輕人的野心。於是,他選擇了競爭激烈的補教業,「這個行業,只要你夠優秀,不但不會被埋沒,還會被當成明星看待,這是個進可攻、退可守,最適合我這種窮小子翻身的產業!」

投入補教業的同時,他還編撰過十幾本英文參考書與兒童美語教材。然而,英文補教業者間激烈競爭的傾軋以及與生意人交往的「眉眉角角」,仍讓胸懷大志而且勤奮工作的傅君玉吃足苦頭。「我編寫的英文教材,曾讓一家瀕臨倒閉的美語出版社獲利上千萬元,但即使如此成功,老闆還是沒有兌現他當時說要『與我共享天下』的諾言,仍把我視為打工仔看待!」講這話的傅君玉仍難掩氣憤。

大學畢業進入社會後,傅君玉戮力打拚,省吃儉用,「我人生第一個一百萬元,是在一九八五年,進入社會工作七年之後才達成,每一分每一毫都是血汗錢。」「但你們一定想不到我人生中的第一個一千萬元是在什麼時候達成?」「是在一九八八年!花了三年的時間,靠的是我多年來累積的投資知識與當時擁有的膽識達成的!」

年輕的傅君玉,雖然手頭上的資金很有限,但再怎麼賺也不夠的資金,以及再怎麼挪也不夠用的時間,都讓他無法忘卻「要賺大錢」,一雪青少年時,家裡被追債人不斷咒罵的恥辱。

「忙碌工作之餘,我仍勤於吸收財經知識,提升自己的財經視野,並且用約十萬元的現金在股市不斷交易。雖然賺得不多,但我的重點是透過交易來保持我對市場的敏感度。」「準備並等待一個可以讓我大顯身手的時機!」

渴望脫貧仍謹慎選股 憂患意識保住財富

一九八七年,那是一個台股因新台幣兌美元大幅升值、外匯存底激增,股市正蓄勢待發的年代。傅君玉發現,台灣每年外匯存底以平均一年一百億美元之勢激增;熱錢湧入四竄,股房市已經蠢蠢欲動。但讓他覺得等到了大顯身手的時機,把累積多年所得重押股市的原因,是他看到一篇有「日本股神」之稱的邱永漢當時發表的文章(股票與房地產仍將無視景氣好壞繼續漲升!)「哇,原來我的看法竟與邱大師不謀而合,這不但讓我極為雀躍,當時我認為磨了數年的寶刀,該是出鞘的時候了!」

傅君玉精挑細選,選中了大同這檔股票,但這沒花他太久的時間,因為他的財經敏感度已經引導他注意大同好長一段時間了。「當時的大同,不僅本業電器產品競爭在台灣首屈一指,又是資產雄厚的大集團,更重要的是股價夠便宜!」

傅君玉投入一百多萬元,於十八元價位買進大同,買完後還拿股票到銀行質押借出現金再投入。幾個月的時間就一路大漲至四十元,他決定獲利了結,因此大賺了數百萬元,然後再投入其他股票以及房地產。一年後,傅君玉的財富達到人生的第一個一千萬元。

八○年代末期,正值台股狂飆的時代,股市從一千點出頭僅花三年的時間就狂漲到一二六八二點,而僅七至八個月的時間又狂跌至二五五○點,許多人暴富後又破產,同樣經歷過這場崩盤的傅君玉卻能持盈保泰,甚至讓財富更上一層樓,他的祕訣到底在哪裡?

他回答說,那是經歷過家裡窮困潦倒,被債主逼到絕境時,無形中生成的一種高度憂患意識。「這股憂患意識讓我一直到現在對選股依然極為謹慎小心。一九九○年台股突破萬點,一堆爛股也能漲翻天時,我就警覺到崩盤可能一觸即發。」「我把一千多萬元的資金轉近恆生銀行、恆基地產與匯豐銀行等港股,因為當時港股股息殖利率八%以上遍地都是。」

「大部分的人都是先買車再來煩惱車位的著落,而我是擁有六個出租停車位後,才買了生平第一輛車。這是我對投資理財的態度與大多數人最不一樣的地方!」..【全文請見今周刊772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uare 的頭像
sauare

寂寞芳心俱樂部

sau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