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01(614).jpg

  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去世之后,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成为科技业最具哲学家气质首席执行官,他给出的建议从读什么书(看一看《美国独立宣言》)到如何减压(“多笑笑”)不一而足。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贝索斯说的还是生意上的事。

  1.“将你的战略构筑在恒久不变的事上。”

  不管是卖口红和驾驶座椅,还是销售电子阅读器和数据存储服务,这些都是一个宏大战略的组成部分,而这个战略有三大不变的常量,即提供更广泛的选择、更低的价格以及更快和更可靠的货运服务。

  2.“执著于客户体验。”

                          

  早前,贝索斯在开会时会带一张空椅子到会场,这样他的副手们就不得不把那位未出席的关键人物——客户——放在心上。现在,这个代理人的角色是由受过专门训练的员工扮演的,他们被称为“提高客户体验专员”(Customer Experience Bar Raiser)。当这些人皱眉时,亚马逊的副总们都会战栗。

  3.“我们不怕长时间被人误解。”

  亚马逊的许多业务扩张最初看起来是造成亏损的不务正业,这在一些时候让该公司股价下跌,并受到分析师耻笑。贝索斯对此只是耸耸肩,如果新举措对他来说具有战略意义,那亏损五到七年并无大碍。

  4.“公司有两种:一种试图多收费,一种则努力压低价格。我们要做第二种。”

  许多零售商大谈压缩成本和为客户省钱,但真能做到亚马逊那样的并不多,该公司正式的八项企业价值观中就有一项是“节俭”。这种在办公室使用廉价家具的节俭精神为亚马逊带来了900亿的市值以及35%的营收增长率

  5.“搞清楚客户需要什么,再进行逆向操作。”

  Kindle Fire平板电脑和Kindle阅读器这类重大新项目产品的规格并非是由亚马逊工程师的品位决定,而是出自客户的需求。如果是客户不想要的东西,它就会消失,即使那意味着解散一个曾经强大的业务部门

  6.“我们的文化氛围既和睦融洽又紧张激烈,但到了紧要关头,我们还是乐于紧张起来。”

  亚马逊是数据至上的,在对不同功能或网站设计给客户造成的反应进行测试时尤其如此,贝索斯称之为“度量文化”。在每周都要经历数十次生死相搏式的摊牌的情况下,亚马逊并没有太多时间留给和声细语或凝聚人心的仪式。

   7.“如果你想变得具有创造力,那你必须愿意接受失败。”

  在亚马逊早期,该公司招聘了许多编辑来撰写书评和乐评,后来又决定用客户的点评取而代之;亚马逊涉足拍卖行业的尝试也以失败告终。贝索斯将这些失败视作生活的一部分,只要亚马逊能够从中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8.“在旧世界,人们利用30%的时间打造优秀的服务,将70%的时间用来吆喝叫卖。

  在新世界,这个比例关系要颠倒过来。”

  以亚马逊的规模而言,其广告预算少得惊人。贝索斯相信旧式的口碑营销在数字时代变得愈发重要了,因此他更喜欢低调地改进流程以博取客户满意的口碑。我最喜欢的一个实例是亚马逊对吸塑包装的改革,玩具和其他商品变得更容易打开了。

  9.“每个人都必须能到呼叫中心工作。”

  在具有病毒传播能力微博博客时代,抱怨声可能是灾难性的。贝索斯要求亚马逊数以千计的管理者——包括他自己——每年参加2天的呼叫中心培训。这样做的效果是:对客户充满谦卑以及同理心

  10.“今天只是互联网发展的第一天(Day 1),我们仍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1997年,在写给亚马逊股东的首封公开信中,贝索斯第一次给出了上述观察意见。现在,他还没有放弃这个观点。在亚马逊的新总部,两栋最大的建筑物被分别命名为“Day 1北楼”和“Day 1 南楼”。在接受采访时,贝索斯仍将互联网作为一个未知世界来进行讨论,他认为互联网尚未得到完全的理解,而且一直在诞生新的惊喜。

saua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